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君子好逑 > 内容详情

琪琪_情感文章

时间:2018-01-02来源:自食其力网 -[收藏本文]

前几日逛街,看到街边有一家店铺的名字叫“思琪化妆品”,由此我想到琪琪。她叫刘思琪,是我曾经的女朋友,是的,曾经的。

其实我和琪琪只见过一次面,琪琪是大连人,是那年我回家乡大连参加一个聚会认识的。大家约好等待的地点,我因无事,早到了半个小时,碰头的地点是组织者的店里,一个奢侈品店,一个香奈儿的包要四万多,我惊讶的眼珠子快掉到了地上。老板比我大几岁,他说开这种店就是守株待兔,也许一个月都卖不出去一个,他那家店在大连繁华地段,房租贵的吓人,他说根本没时间和经历出去看外面的世界,每天睡醒了一睁眼就是一堆数字,压的人喘不过气,他说羡慕我这种流浪的人。我说我也羡慕你,我们身上都有彼此没有的,老天是公平的,给每个人的东西是一样多的,看人们如何看待。他让我给他讲一讲外面的世界,我跟他说了雪山,大漠,戈壁,草原。正说着,琪琪来了,我一扭头正好看到,在门口和其她女孩在打招呼,看到我,跟我嗨了一声,我微笑。琪琪给我的印象是个子不高,一米六左右,长头发,眼睛很大,娇小可爱型的女孩,不过说话声音很大,一口流利的大连话,听起来到也舒服。

出发去KTV,琪琪背了一个包,她嫌沉,闹着说走不动,我正好在她旁边,我说,我帮你背吧,她说谢谢,我做了绅士,不知她装了什么,真是挺沉。

在KTV里,大家打过招呼,算是认识。其实我不太善于参加这种聚会,不过是因为自己太寂寞了,也是一个朋友盛情邀请我才答应来,和陌生人在一起,我感觉很不自在,所以我一直在一个角落里喝酒。他们有说有笑,琪琪是他们开玩笑的对象,我在一边看着,也觉得有意思。大家玩扑克游戏,一人抽一张牌,抽到大王的要说一张牌,然后两个人要按照大家的要求去做,要求是事先定好的,大家都同意的,都不是太过分的。大王被一张家口市癫痫专科医院个男生抽到了,他点到的正是琪琪,他们被要求拥抱,琪琪哀求换一个,男生也觉得不好,他俩好像不认识,觉得尴尬,这里的男生不能说是正人君子,但休养和品质都很不错,并不会占女生便宜,最后是一人喝了一瓶啤酒。琪琪突然有事,要提前走,走之前抱了一下那个男生,说,愿赌服输。

那次聚会之后就在也没见过她,也没有联系。

转年二月,我已经回到了天津,一个礼拜日,我在家上网,有人加我,跟我说,还记得我吗?我说不记得了。她说帅哥是不是都健忘啊。我说,健忘的可不都是帅哥。她笑,说,你给我背过包。我说我背过包的太多了,昨天还帮一老大娘抗了一路行李,你是那个?她发怒的表情,说,大连,那次聚会。我突然想起来了,我说,你啊,知道了。她笑。之后就经常跟我聊天,开玩笑,逗乐,她总是想把我说生气,可她从来没得逞过,我总能气到她,她让我叫她总统,我总叫她村长,这件事我们能吵一晚上架,很欢乐。

她跟我要了手机号,说要发短信聊天,不喜欢QQ聊天,我给她了。她经常给我发短信,开玩笑,她气我,我气她,很开心。

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我依旧和她发短信聊天,她突然跟我说,我要相亲去了。我说,长的没有我帅可别同意呀。她说,你让我去?我说,我凭什么不让你去?她说,我生气了,你别后悔,我现在就去。我有些摸不着头脑,莫非?我回她,什么情况?她没有回我。我没在意,当时我身边的桃花数不过来,我无暇去想着她。正好韩若男跟我说话,我就把她忘了,和若男聊的热火朝天。晚上九点多,她问我在干嘛。我说,在看电影。她说,我没去相亲。我说,怎么了,怯场啦。她说,因为你。我说,别玩笑,我又没拦你,怎么扯到我身上了。她说,你不想我做你的女朋友吗?我说,别玩笑,这可不能随便开玩笑的,我要当真了怎么七台河治疗羊癫疯比较便宜的医院办。她说,我就是认真的。我说,你看上我那了?我可穷啊。她说,你是第一个给我背过包的男人,我喜欢你。我说,就这么简单?她说,是。我说,这会不会太冲动了?她说,我已经想了半年了,一见钟情还是靠谱的,有的人你只见过一面就能让你念念不忘,对我来说你就是这样的人。我说,要不试试?毕竟女追男,只要女的不是太丑,名声不是太坏,基本就隔张纸。她说,从明天开始吧,给你一晚上时间,把你的红颜知己该藏的藏,该断的断,明天你可就是我一个人的了。我说,遵命,总统。

以后,我每天早晨,或是刚起床,或是在上班路上的公交车上,都会收到她的短信,早安,亲爱的。我回,早安,总统。然后她起床,我上班。她会告诉我她吃什么早饭,吃过早饭她准备做什么,遇到爱看的电视节目也会告诉我。她不愿意出屋子,除了偶尔和姐妹们去逛街,基本都待在家里秀十字秀,一边秀一边和我发短信,讨论爱吃的东西,爱看的电影,还有未来。她做噩梦,会打电话跟我说要来我的被窝,哄她睡觉成了我一件有成就感的事。怕她无聊,我喝醉也坚持和她发短信,一直到她睡觉。第二天她问我,昨天你一定喝酒了。女人的直觉是真准,除非她愿意让你骗,否则真是瞒不过她们。她说想和我生活在大连,我坚持先在天津生活一段时间在回大连,我爱天津,爱这里的朋友。遇到这个问题,我们总是有分歧的,不过并没有爆发多大的矛盾。那时,我不能说自己幸福,但我很快乐。

琪琪有时会突然消失一天,我也并不在意,那时我已经改掉小心眼的毛病,女朋友消失个一天半天我是能接受的。有一次消失了两天了,我就有点安奈不住了,发短信没回,打电话关机,我有些着急,但也只能干着急,我长不出翅膀飞到大连。晚上八点多,琪琪和我说话,她说,我爸爸去世了,这几天不能跟你说话了,你等我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很震惊,同时看癫痫病哪里好也很心疼她,不知如何帮她。我在空间写到,节哀!那是我打的最沉重的两个字,我未来的岳父,我还没见到,还没喝酒呢,就与世长辞了,心里确实有些悲凉。

过了几日,琪琪发短信给我,她说,老公,琪琪没有爸爸了!我一瞬间感觉心疼了一下。作为一个男人,本能的告诉她,你还有我,我会像爸爸一样爱你,以后我会照顾你,你要坚强。说这种话,是一时冲动,想安慰,想给她一些力量,尽管我还做不到,可是在那一瞬间,我觉得我有责任照顾她了,我该努力了。她说,你要好好爱我。我说,恩,会的。

琪琪一点一点开始恢复,一点一点好起来,不过她总跟我说想爸爸,我就很心疼。她更加依赖我,短信发的更多,电话更频繁,对我的要求也多了。不许说脏话,不许抽烟喝酒,不许很多。她不在我跟前,我到觉得庆幸,她不许她的,我依旧我行我素,但我有些地方还是听她的。我们如果闹了别扭,我也不和她发脾气,至多不理她就是,她生气一会儿就过去,然后会跟你说话,说,给你个机会。

琪琪想了解我的朋友,她上我的号加了他们,据说好一顿把我调查,还好我的朋友们很靠谱,没有把我的光荣事迹说出来,知道是她以后,总开玩笑说找小姐之类的。后来分手以后,小强见我还很歉意的说是不是因为他说错话了,我说怎么可能。

她说会来天津,可是她父亲的去世改变了这个计划,她母亲的身体也不是很好,姐姐嫁人了,她不能离开妈妈,所以不能来天津。好几次让我回大连,我答应了,可也因为工作的关系一拖在拖。后来因为一个误会,她生气,我拒绝道歉,因为我没错,年轻气盛,总是不肯低头,换作现在,早就低头认错了。其实,这只是个引子,分手最根本的问题还是距离,恋爱中的人谁不想自己爱的人就守在身边?朋友们盛情邀请她来天津,他们也和她谈到以后,她深思陕西羊癫疯中医治疗方法有哪些之后,觉得长痛不如短痛,和我说我们分开吧。她说了很长一段话,我没心思看,没回,关了电脑。她一直发短信我说话,我不想回,不是生她气,也不是生自己气,我在想,爱情真的一定就要败给距离和现实吗?或者,我们根本就没有触碰到爱情?

第二天,琪琪还是一直和我说话,让我不要恨她,不要生她气。我说,没有生气,也不恨你,就是静一静,把没想通的想通,希望你一切都好。我并没太多伤心,像做了场梦,醒了,回回神儿,开始新的生活。我爱过她,不深而已,也可能就是几个瞬间,她并不是我想要的,她可能会是个很好的结婚对象,对现实生活有计划和追求,更有责任。而我,懒散惯了,除了对文字,对什么都没有上进心,得过且过,随遇而安。我像匹野马,她像温顺的绵羊,但更像个训野马的训化师,我不可能会永远听命与她,早晚会挣脱缰绳,去远方。我猜,她也觉得,她的那个缰绳勒不住我,所幸放了我,要不大家都累。我需要一个不那么成熟的人,不太现实,不那么一板一眼过日子的人,我需要自由和幻想,我需要远方,她不能陪我。

琪琪完全消失在我的世界里,没有任何音讯,我并不想知道她的消息,因为我知道她一定过的很好。我依然记得她和我说的最后一段话:谢谢你,让我爱上你,一切的一切从头开始吧,就像你说的,未来的事谁都无法预知。原谅我的离开,想到你,我想到的是爱,是离开,想到你,我会哭,我会依赖,我已经失去你,我可能在也没有机会拥有你,我很难过,你一定要好好的,我会退出你的生活,我爱你。假如,有一天,我想明白了,我能放下顾虑和束缚,我就去天津找你,那时,别在把我弄丢了。再见,我的爱。

(原创作者:李清柔)